湖北电线价格联盟

十年,岁月为证 | 征稿展示——副教授何羚

翱翔天空2018-11-13 17:33:01

归来人物故依然,而今迈步从头越

岁月不居,光阴如水。不经意间,我院迎来一秩寿诞,我们这个团队聚合在一起已有十五年之久。故园春秋几易色,旧景新情常入怀。虽然作为成员之一的我从未离开过学院和团队,偶然回首十数年间的种种,仍有很多重新归队的感慨。

团队多年来涉足多个研究方向,在频域分析技术及频谱分析仪研制领域中耕耘最久。现在回想为何涉足这个行当,应是肇始于“九五”期间,与某研究所合作了射频阻抗分析技术相关的预研项目之后。作为团队负责人的秦老师对频域测试领悟颇深而且慧眼独具,从“十五”开始单独领受了VXI实时频谱分析模块的型号研制任务,国内全数字中频频谱分析技术的研究乃由兹始,懵懂的我们也由此被带上了一条“不归路”。

我们的开山之作——VXI实时频谱分析模块——实在来之不易。当是时也,频域测试仪器在国内寥寥无几,有的还都是模拟扫频式,以仿制居多。国外的参考样机除了言必提及的安捷伦,与研制要求指标相当、形制相同的仅有可供对比的是MORROW VXI模块。合作方有二:QF负责频综和结构,电工学院一个小团队负责射频前端。剩下的全数字中频处理、分析软件加界面,就由我们自己来啃骨头。领头人秦老师当年不过三十多岁,带着一群毫无相关经验的年轻老师和白纸一般的研究生。机缘巧合的是从研究所回归两名骨干,经历过频谱仪和矢网的生产;加上一位有工作经验且明白DDC是怎么回事的研究生精英,一众年轻人就这样凭着初生牛犊不畏虎的劲儿开工了。

四年寒暑,我们转战沙河校区主楼的420、422、401各房间。从中期评估到验收测试,一路磕磕绊绊,每每进度延期,常常被ZZ领导专家批评。数度研究生迎来送往,核心几人如钉子户般屹立不倒。度过了无数个不眠之夜和无数次集体加班的节假日,终于迎来我们的首个产品型号:ES14V61。

在申请GF成果鉴定的会议上,我在汇报时情不自禁讲了很多曲折的设计经历,被一位评委用“动情”来评价。请允许我在这里公开设计定型意见的原文:“……除频率上限以外,其他性能指标均优于Morrow V9085 VXI频谱分析仪模块,居国内领先,其数字化中频处理分析技术达到21世纪初期国际先进水平。”

此后2006~2010年间,团队先后承担了台式无线通信分析仪、VXI矢量信号分析仪/矢量信号发生器模块、PXI矢量信号分析仪/矢量信号发生器模块等多个型号或预研的任务。当频谱分析技术走向成熟之际,因种种考虑,原班人马开始逐渐向其他相关领域倾斜,如一体化仿真/测试/验证/评估系统技术等。而我自己则从2006年开始介入XXXX用户设备测试系统项目,2007年深度陷入不能自拔,直至2012年底宣告结束——这是另一番故事了。

如果说之前的开山之作是整个团队卧薪尝胆的战果,后面这个隶属“十二五”专项的测试系统的建设则可称得上艰苦卓绝。这个评语主要源于完成过程的漫长和困难。系统指标要求固然严苛,几年当中合作单位之间的内耗和永不间断的磨合简直令人心力交瘁。该系统隶属ZC,安装和运行现场在帝都远郊一个几无公共交通工具可以抵达的地方。抓总单位是研究所,下有包括我电在内的三所高校。先后两期工程,几个单位几十号人马前赴后继,历时六年。由于没有先期进行合理有效的任务界面分割和指标分解,各种连环质疑不断,剪不断理还乱:往往是空中飘来甲方的一个新要求,总体方不分青红皂白往下分,几个承研单位实施无门,又上报到甲方。仅各分系统的软件接口协议一项,短期内不知出过多少版本,有时甚至朝令夕改。除了装配、调试、测试和写报告,我们的日常就是向甲方领导报告各部分存在的问题和研制进度滞后原因,然后被训斥:“你们这都不是理由!”再然后,听从总体方重新安排的详细到天的工作计划……由于我和战友P弟无法长时间驻守现场,不得不安排研究生像人质一样周旋在各怀心事的甲方乙方代表之间。研究生有伶牙俐齿的,尚可应对裕如;遇到内向讷言的如最后一批“人质”小孙,直被折磨得痛苦不堪,度日如年。

难忘进度最紧张的那一个冬季,每天辗转于地铁、公交和黑车(那时候没有滴滴,也没有共享单车)上。费尽洪荒之力找来帝都本地的电工、安装工、美工,在偌大的测试中心现场搭起二期新测试台的骨架,一点一点焊接好电源排插和走线,一根一根盘起测试台内部密密麻麻的半钢电缆,再制作每个工位上的接口标识丝印。为了确保干净稳定的供电,甚至找人在院子里单独挖坑埋板,引入一个系统专用的独立地线。外围结构妥当之后,所有硬件电路及仪器设备安装上架,再进行所有信号通道的校准测试、所有指标的自测试。最后,现场指标自测试结果是全部达到要求,且超出的余量非常大;原以为我们的多路分配通道会对信号源造成恶化,经确认非但没有,反而改善了VSWR。

往事俱已矣。尘埃落定后的我被“十三五”大潮裹挟,激动又没有方向地写了些申报书,石沉大海。忽一日,被重新拽回测试仪器研发行列。曾经熟悉的词汇和讨论过的问题,时隔多年之后重又充斥脑海,更令我惊喜的是,当年并肩作战的伙伴们竟然无一缺席!

长期亲密合作的P弟拖着日益魁梧的身形不定期出没。白同学作为最可靠有力的保障一直都在这里,更有室友兼密友秋同学从去年起强势加盟。被张老教授青眼有加的吴大帅和小唐在隔壁厢并肩战斗。坚毅果敢的遥遥和聪慧美丽的金金,以及Dr.阎和茜妹儿这对神仙眷侣,他们几人现今在教研室的座位与我唇齿相依,一如十年前甚至十五年前。

然而,我们面临的已不复当年的江湖了。研制无线通信分析仪的时候,3G标准是我们内置开发的通信制式之一,而今,5G通信呼之欲出。数字中频早已成为默认的频域测试技术基础。混合信号分析、超宽带、零中频、压缩感知、小型化低功耗等各类通用测试设备层出不穷,面向行业应用的专用测试系统更加琳琅满目。也许我们曾经是潮头的确立者,归来时,却已没有多少优势可以自持。诚如书记所教导的:要守住存量,更要开发增量。

最值得庆幸的,无疑是“最好的和最亲爱的,是那归来时又能重见的人”。归来人物故依然,而今迈步从头越。



作者:何羚,电子科技大学航空航天学院副教授


责任编辑:林浩杰

Copyright © 湖北电线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