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电线价格联盟

IOPS>300万,时延<1ms,有这样的场景吗?

高端存储知识2018-12-08 13:24:58

今天转载一篇文章《斥资千万美元,只为提速1毫秒》,由知象科技(微信ID: briphant)授权转载。此篇文章来源于知象实验室内部讨论,知象科技将定期进行此类实用、深度、跨界、有趣的讨论,并尝试向外部开放名额。如果您想参与讨论,点击文末“阅读原文”报名


【西瓜哥点评】今天转载这篇文章,想从另外一个侧面讲述1ms时延为什么对某些关键业务如此重要。对长距离传输是如此,对存储I/O也是如此。华为高端存储OceanStor 18000 V3号称可以实现300万IOPS,并且小于1ms的时延,很多人就表示,这种场景存在吗?看了下面的文章,也许你会有不同的认识。目前SPC-1的世界记录是HDS VSP G1000高端存储,200万IOPS,时延小于1ms。华为今年5月5日高端存储发布会上宣称的目标能实现吗?这次上海HCC大会上没有看到华为发布最新的测试结果,但小道消息说,谜底很快就揭开,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斥资千万美元,只为提速1毫秒

2015-09-29 知象科技

素材来自:《高频交易员》中信出版社


一切都要秘密进行

2009年夏天,一条光缆像是被赋予了生命一样,全场2000名工人夜以继日地挖掘、打孔,以便打造出供它藏身的地下通道。205个小组,每组8人,还有杂七杂八的顾问和勘探人员,全部都在绞尽脑汁、想方设法地去打通一座座山脉,穿过一条条河床以及公路。这只是一根直径1.5英尺、内置400根玻璃纤维的黑色塑料管子,却好像是拥有了生命一样,有着属于自己的目标和需求。它需要一条笔直的通道作为容身之所,也许这是有史以来最直的通道了。它的使命就是将芝加哥南区的数据中心与新泽西北部的股票交易市场连接起来。最为重要的是,一切都要秘密进行。


为什么要铺这条光缆,恐怕只有斯皮维最清楚了。斯皮维是典型的南方人,沉默寡言、守口如瓶,心中想法无数却不会向你吐露分毫。他生长在密西西比州首府杰克逊,在那做了几年不太如意的股票经纪生意后,去了芝加哥期权交易所开户做市。和交易所的其他交易员一样,他在那里亲眼见证了利用芝加哥那些针对纽约和新泽西股市交易的个股现价的股指期货合约可以赚到多么可观的财富。股票价格每天都有很多时候处于异常状态,举个例子,有时候你可以将股指期货合约卖出比组成这个合约的股票总价更高的价格。为了抓紧这一机会赢利,在每个市场上你都必须反应“迅速”。在这里,一切都瞬息万变。2007年之前,交易员的执行速度受限于人为因素,这是因为,交易由人操作,买卖行为都需经由人手实现。而2007年之后,交易完全由计算机处理,交易速度不再受制于人为因素。此时,唯一可以产生影响的只有芝加哥和纽约之间电子信号的传递速度,更确切地说,即芝加哥商品交易市场的数据中心与新泽西纳斯达克市场的数据中心之间的传输速度。



发现商机

2008年,斯皮维发现交易所实际交易速度和理论可达的最快交易速度之间存在着巨大的差异。按照光纤传输信息的光速计算,一个交易员要想在芝加哥和纽约同时交易,订单数据在两地之间传输一个来回只需12毫秒。如果你眨眼足够快的话,这只相当于你眨眼所需时间的1/10。然而,三大主要电信运营商——威瑞森电信(Verizon)、美国电话电报公司(AT&T)和美国第三级通信公司(Level 3)—提供的网络服务数据传输不仅不连续,而且远达不到这一理论最快速度。今天他们需要17毫秒在两个交易所之间完成订单信息的传输,而明天就可能只需16毫秒。现有最快的传送线路为威瑞森电信所有,仅需14.65毫秒就可以完成订单信息的传输。交易员称之为“黄金线路”,这是因为通过这条线路,你可以成为第一个获取芝加哥和纽约交易所之间价差的人。让斯皮维不敢相信的是,居然没有电信运营商发现交易员对速度的渴求。威瑞森电信不仅没发现他们可以将其拥有的最快传输线路以高价卖给交易员来获利,甚至都没有意识到他们正持有一条价值巨大的线路。斯皮维说:“他们根本不知道他们所拥有的东西是多么宝贵!”直到2008年,主要电信运营商还没有意识到金融市场正发生着巨大的转变,更直接一点儿说,他们没有认识到“一毫秒”的价值。


实地考察

通过更进一步的调查,斯皮维发现了背后的原因。他来到华盛顿特区,仔细研究了现有的从芝加哥到纽约的光纤电缆线路。这些线路大多沿铁路铺设,将一个个大城市连接起来。从芝加哥或纽约出发的时候,它们基本是笔直向前的,但经过宾夕法尼亚时,却逐渐变得蜿蜒曲折。斯皮维仔细研究了宾夕法尼亚州地图,找到了这一现象的根源在于阿勒格尼山脉的存在。宾夕法尼亚州明令禁止在本州唯一一条贯穿阿勒格尼山脉的州际高速公路周围埋设电缆。而在景观允许的情况下,其他的公路和铁路都蜿蜒地穿过该州。斯皮维发现了一张更为详细的宾夕法尼亚州地图,并重新规划了自己的线路,他喜欢称之为“法律允许范围内的最直路径”。通过对各种小路、土路、桥梁、铁路,以及中途可能会碰到的私人停车场、私人庭院和玉米地的利用,斯皮维成功地将现有的电信运营商线路削减了100英里。他的所有雄心壮志都来自一个非常简单的想法:如果真的埋设了这样的线路,可以在多大程度上加快信号的传输。


决定

正如他自己所说,就是在那个时候,“我决定了要越过界线”。这条界线将华尔街的交易员与州政府以及交通部门的工作人员分隔了开来。前者在芝加哥期货交易所买卖期权,后者则掌控了道路的公共经营权,而斯皮维想要在这些道路下方挖埋部分秘密线路来传输期货交易所需要的数据。他考虑了方方面面的问题:相关法律对于埋设光纤电缆是怎么规定的?需要得到谁的许可?这条线也将华尔街交易员与懂得如何挖埋光纤电缆的人分隔了开来。那么挖埋这条线需要多长时间呢?设备齐备的情况下工人们一天能挖多远?工人们又需要哪些设备?买这些设备又要花费多少钱?


斯皮维还成功说服了曾担任网景通信公司首席执行官的杰克逊老乡——吉姆·巴克斯代尔(Jim Barksdale),来为这条被他估值3亿美元的电缆的铺设工程筹集资金。他们将公司命名为美国延展网络公司(Spread Networks),吉姆·巴克斯代尔的儿子戴维也加入进来,负责与线路沿途县镇的各关联方协商400份左右的协约,以确保埋设光纤线路的工程能够尽可能秘密、顺利地进行。


速度的价值

斯皮维找到了一个名叫拉里·塔布(Larry Tabb)的行业顾问,塔布曾经写过一篇文章《百万分之一秒的价值》。塔布认为,给这条光纤电缆线路定价的一种办法是,计算出购买者能利用这条线路所带来的现金与期货之间的简单套利机会能获利多少。他估计一家华尔街银行每年可以从芝加哥和纽交所之间的相同产品的极小价差中套利200亿美元。他进一步估算得出,将会有多达400家公司争夺这200亿美元,这些公司都想得到两市之间最快的信息传输线路,但这一线路只能容纳其中的200家公司。


他们最终定的价格为每月30万美元,这相当于现有电信线路价格的10倍。前200个愿意提前付款并签订5年租赁合约的交易员,将可以以5年共1 060万美元的优惠价成交。他们租赁了斯皮维的这条线路后,还需自行购买和维护沿线分布的13个电子信号放大器。总的来说,这200个交易员的前期投入成本为每人1 400万美元,合计达28亿美元。


预售

直到2010年年初,美国延展网络公司仍未告知任何潜在客户这条线路的存在。施工队开工一年之后,一切都还在秘密进行之中。为了使这条线路的价值最大化,同时使其他人采取模仿行动的风险最小化,他们决定等到2010年3月,也就是线路预期完工前三个月再公开。他们先找的都是那些在金融市场中叱咤风云的首席执行官,而这些人中很大一部分一开始都完全不相信他们。斯皮维说:“他们后来和我坦白,当时是完全不相信我们这一套的,不过也不妨和我们谈一谈。”考虑到他们的怀疑态度,斯皮维在和他们的面谈中都带着一份4英尺×8英尺的地图,他在上面给客户们比画出线路的位置。即使是这样,这些客户仍不能完全信任斯皮维。虽然被埋在地底下三英尺的光纤不会被人们看到,但地上的那些电子信号放大器却非常显眼。需要信号放大器的原因在于:信号会在传输过程中不断减弱,而一旦它减弱,传输数据的能力就会下降。从芝加哥传输到新泽西的信号每50~75英里就需要被放大一次,而为了保证信号放大器的运行从而维持线路传输信号的能力,斯皮维安装了这些确保最大安全性的盒子。其中一个仍持怀疑态度的交易员就曾对斯皮维说:“我知道你们的意图,但我从未听说过你们的工程,我想看看你们施工现场的照片。”为了取得他的信任,接下来三个月的每一天里,斯皮维都给这个交易员发一张他们最近兴建的电子信号放大器的施工现场图,以此来证明他们确实每天都在施工。


当怀疑消失时,剩下的只有赞叹

当这些华尔街的家伙的怀疑消失时,他们剩下的就只有赞叹了。当然,他们还是会问一堆同样的问题:花了1400万美元,我能得到什么呢?(两条光纤线路,向东和向西各一条。)万一这条线路不小心被挖土机挖断了呢?(我们有工人随时待命,可在8小时之内将其修复。)如果线路出故障了,有备用线路吗?(很遗憾,没有。)我们与任何公司做生意之前,都需要对方提供5年审核会计报告,你们什么时候能够提供?(呃,5年后。)但即使他们一遍又一遍地问这些相同的问题,得到相同的回答,他们仍然感到困惑。斯皮维最喜欢和这样的交易员开会:这些人一开始面无表情,不过听他滔滔不绝地讲了15分钟后,就会拍着大腿叫起来:“真是太酷了!”


这些人愿意用一切来交换一微秒

金融市场风云变幻,经验再丰富的人也不能只手遮天。电脑代替人力而产生的“速度”催生了华尔街的一帮新生交易员,应用于各种新的交易形式中。“这些人愿意用一切来交换一微秒。”虽然不知道为何速度对他们来说如此重要,但可以肯定的是,他们都感受到了来自这条新的更快的线路的威胁。一个月30万美元,再加上几百万美元的其他前期费用投入,华尔街的这些人就可以用原来的投资策略赚更多钱了。卡利说:“到那时,他们就该恨我们了。”在一次销售会议后,戴维·巴克斯代尔和斯皮维讨论说:“这些人真的很讨厌我们。”奇怪的是,斯皮维很喜欢和这些讨厌自己的人打交道,他说:“其实这很有趣:想象一下,有12个人坐在谈判桌的另一边,他们都很讨厌你,并且告诉你,只有4个人会买你的产品,而实际上,这12个人最后都买了。”


花旗、瑞士信贷、摩根士丹利、高盛

当美国延展网络公司的销售人员把销售目标从华尔街不太知名的小公司转向大银行时,后金融危机时代的图景变得更有趣了。花旗银行很奇怪地坚持认为,延展网络公司更改了他们从卡特莱特的纳斯达克旁边的大厦到曼哈顿下城办公室的线路,而这条线路的几个转弯使得其传输速度慢了几毫秒,这使得这条线路丧失了其宣称具有的“速度”优势。其他的几家银行虽然懂得了延展公司的卖点所在,但却在看到延展公司要求签的合同时犹豫了:这一合同禁止租赁线路的一方将线路许可他人使用。租赁线路的大银行可以将其用于自营交易,但不可以与经纪业务客户分享。对于延展公司来说,这一限制显然是必要的:使用的人越少,线路就越值钱。这条线路的目的就在于在公开市场中创造一块私人空间,而只有愿意支付上千万美元入场费的人才有资格进入这一空间。据延展公司的一位负责与华尔街大银行谈判的员工说:“瑞士信贷银行对我们的行为感到非常愤怒,他们认为我们实际上是在给他们机会去压榨他们的客户。”这位员工试图进行反驳(虽然情况复杂得多),但最后瑞士信贷银行还是拒绝签订合同。与之相反的是,摩根士丹利则回过头来要求延展公司改变一下合同上的文字表达方式。他们对延展公司合同上的限制条款表示赞同,但却对合同措辞感到不满。尽管他们确实是要为自己而非为客户交易,但他们希望合同不要如此直白地表述。据这位负责谈判的员工说,在所有的华尔街大银行中,高盛是最好说话的,他们二话不说就签了合同。


……


成功!

2010年7月,在解决了最后一个“钉子户”的土地使用权问题后,美国延展网络公司发出了第一份新闻稿:“从芝加哥到新泽西的信号传输时间缩短为13毫秒了(在此之前,最快的线路传输时间未14.65毫秒)!”线路的最终长度为827英里,成功达到了事先设定的不超过840英里的目标。


即使是在即将竣工的时刻,施工队员仍然不知道这条线路到底要被用来做什么。到底为什么要修建这条线路呢?尽管这一疑问日益显现,但斯皮维他们深知华尔街精英对这条线路是多么渴望,又是多么想方设法让其他人无法使用这一线路。在与一家华尔街大公司的第一次会谈中,斯皮维告诉了对方公司老板线路的价格:如果能提前付款,加上费用即为1060万美元;如果需要分期付款,则为2000万美元。这位老板说他要回去考虑一下,但在下次谈判的时候他居然主动提出:“你能把这条线路的价格再提高一倍吗?”


知象科技

长按二维码关注我们


素材来源:

《高频交易员》信出版社 2015-5



举报


Copyright © 湖北电线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