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电线价格联盟

想看到别人看不到的东西需要有一颗宁静的心

激励人生2018-12-05 17:02:13



那一年,我听了师傅的话  很多年后田文科反复想起刘传圣,这个当年他叫作刘师傅的人。当年,田文科听了刘师傅的话在西安城里爬了一年的竖井。坐在联通总部冷气过盛的办公室里,现任中国联通数据与固定通信业务部部长的田文科想起有点温暖又有点模糊的过去。

  那一年田文科不过23岁,刚从大学毕业,在这个陌生的省会城市,毫无背景的小田开始了他的生涯。

  大学读的是南京邮电学院通信专业,1982年毕业分配到西安市电信局市话二分局线务班。单身宿舍里,一同分来的年轻大学生们常常高谈阔论和抱负,讷于言辞的理科生田文科感到也有必要考虑一下自己的前途。   

  师傅刘传圣的话帮了他,师傅说,"小田,这么多年局里还没有地下电缆分布图,你去把西安市的地下电缆摸清楚,画张图。"师傅简单地说完就走了,小田答应了一声"好"就扛着梯子,骑上三轮车出了门。

西安晴多雨少,偶尔下雨的日子,田文科披上雨衣,把画图本揣进怀里。  

制作电缆分布图的工作前后持续了三年,前一年半他走遍了西安的大街小巷,爬进每只竖井记录电缆分布。一年半后他开始用业余将收集到的资料仔细绘制成图。后一年半刘师傅给他派了新任务--到每个基层部门走一遍。交换机房,电源机房,障碍台,每个部门待上三个月到五个月。师傅要求他必须能够像个第一线操作工一样"手起活落"。田文科和工人师傅一起冒着大雨抢修电缆,也从此成为修理电话机的高手。   

田文科忙着查电缆,画电缆分布图的三年,身边的年轻同事们也没闲着。他们依然热衷于讨论,琢磨怎么走关系从基层调到上层机关,琢磨在机关工作做人处世的门道,为自己谋划人生曲线。

  26岁当局长,也可以很简单  1985年,26岁的田文科被破格提拔为西安市电信局副局长。 26岁的副局长在当地成了新闻,消息一传开,很多人跑来和小田"聊天"--大家都想知道平时言语不多的小田究竟有什么升官。  田文科没有。作为恢复高考后的第一批大学生,又有过硬的专业技术,田文科正是当时机关机构改革寻找的培养对象。

  亲戚家的大学毕业找他设计人生说,田大哥你帮我设计设计吧。田文科说你自己怎么打算?年轻人说我想进深圳华为做营销。田文科说很好,华为是国内最大的民企,你去吧。一年后年轻人又来找他说,大哥我当了区域营销了,你再帮我设计设计吧。田文科说你还想做什么?年轻人说我打算再往上做。田文科说好,你做了区域,再做全国,最后你做了副。  年轻人说那我还能做什么。田文科说你还是做不了什么。你要是只为了获得一个高职位,多赚点钱,你永远也做不了什么。   田文科从没有设计过自己将来要做到哪个位置,他的一直都是做好今天的事,眼前的事。人找事不如事找人。  作为电信部门的,受人尊重的重要条件是懂技术。你亲身在第一线干过,就能快速理解对方问题的核心所在,为对方出谋划策。你所提出的意见才能真正获得下属的信服。田文科再一次想起师傅刘传圣,他想刘师傅的话一定对很多年轻人说过,但听进去的似乎不多。他想或许是因为自己是个比较简单的人吧,一个人在年轻时能听进长者的话是一件多么幸运的事。

  

  想看到别人看不到的东西,需要有一颗宁静的心

  从查线员到副局长,田文科的工作内容了很多,他一直没有忘记的是师傅的那句话,在电信部门当一定要技术过硬,有技术,说话才有底气。为了这句话他不但经常去第一线和工程师们一起工作,还利用业余重新走进校园又拿了一张硕士文凭。  1999年,中国联通成立,董事长杨足贤在全国物色数据部部长,他想到了田文科。  这时的田文科已经干了四年的西安市移动和数据局局长。在此之前他在西安市电信局工程处干了八年处长,经历了整个西安市电信系统更新换代的全过程。  找田文科谈话,说,"联通的待遇肯定不如电信,工作肯定比电信忙得多。但是联通刚搞起来,学习和干事情的机会肯定比电信多。你自己考虑吧。"

到联通后田文科做的第一件事是进行联通手机的IP电话业务实验。他组织两批人分别在广州和福建两地进行实验。三个月之后,广州首先推出此项业务,一个星期之内联通手机卡量提高两倍。  

2001年联通又率先推出IP电话营业厅。有人怀疑:中国移动的电话大厅门可罗雀,现在去做IP电话厅能有效益吗?田文科胸有成足。他说中国移动的电话厅开在市区黄金地带,针对的是十年前还没有普及电话的城市居民。我们的IP电话厅要开到城乡结合部,开到工地,开到外地人聚居的地区,我们的IP电话厅要跟着需要的人群走,跟着1.2亿到城市打工的农民!  联通的IP电话营业厅又一次抢了全行业的先。  

一年内,联通在全国各地建立了数据网,业务收入逐年上升,从1999年占整个行业0.2%增长到现在的12.7%,全国各地成立的数据部已经有四五千人。

  在这一切之后,熟悉中国移动的田文科最清楚将来的路有多难走。中国移动的资金、人员优势联通都比不上,田文科问同事们怎么办?田文科说,没有捷径,我们只有苦干。我们只有加班。  他的部门几乎永远在加班,员工们有点儿怕他,进来汇报情况都是跑着进来跑着出去。在田文科看来这是没有选择的事情。  田文科把工作当作自己的。但他说不出来为什么,毕竟联通不是他私人的企业,有一天他总是要退休,要离开。田文科也要求自己的下属对工作拿出干的热情和干劲。但他同样说不出道理。就像多年前他听师傅的话走上大街爬竖井,到现在也说不出为什么别人听不进去他就能听进去,并且干得挺。   

田文科没有秘密法宝,如果有那就是观察。就像十多年前他26岁当上副局长,细心观察老局长如何在大会上讲话;就像大学毕业在西安街头爬进竖井,仔细观看竖井内的地下电缆分布。和那时一样,现在他也是睁大眼睛在看:市场机遇、人群需求公平地放在每个者眼前,就看你会不会去看。想看到别人看不到的东西需要有一颗宁静的心,田文科始终觉得自己是一个简单的人,一颗简单的心更容易安静。



美女写真分享:

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养眼mm】(微信号:yangyanmm2012)可关注更多的明星写真



Copyright © 湖北电线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