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电线价格联盟

“厉害了,通信改革四十年”主题征文——我的燃情岁月

瀛洲翼之光2019-07-12 06:53:39


  改革开放40年,也是通信变迁的见证史一个个为通信改革付出燃情岁月的基层员工们,任风云变幻,不变的是决心一颗;任千难万险,压不垮钢铁的骨骼。光荣与梦想,像明媚的阳光,依旧洒落在我们身上。



                      

我的燃情岁月


        

一个通信小兵所经历的通信改革


  2018年,我的年轮早已经跨越了40年,我知道我已不再年轻,尽管仍处于联合国所定义的青年人行列——暂且把它当作一个善意的国际玩笑吧!

确切地说,我的与通信相关的日子是在上世纪90年代初期——因为我就读于上海市邮电学校——按照通信老人的说法等于正式开始了通信小兵的职业初体验。

那时,还没有国际范的电信蓝,学校的一切都是以绿为主:绿色的马赛克外墙砖,绿色的外墙涂料,绿色的栏杆和走廊油漆……,草坪上矗立着李白烈士的白色雕像是那么的醒目,每个路过的人都会向这位通信隐蔽战线的革命先驱致以崇高的注目礼,他的事迹随着永不消逝的电波镌刻到每个人的心田。学校的教职工穿着墨绿色的小翻领职业套装,打着绿色的领带,显得神采奕奕的样子。我心里想,以后我们也会这个样吧!

当时学校开设的电信专业有通信电源、光纤传输、程控交换、纵横制交换、综合电信;邮政专业有邮政金融、邮政自动化等,学生来自五湖四海,从那时起,脑子里就有了一种邮电全国一盘棋的概念。

值得一提的是纵横交换班,其实当时全市上马程控交换机已是初显端倪,当时的纵横自动交换机严重制约了上海电话扩容的发展,不大力发展程控化,赶超香港、追赶欧美只能是“口嗨”而已。从宏观格局来讲是拖了国民经济发展的后腿,影响改革开放的大好局面——这样的帽子一旦被扣上,大家都懂的,估计没有人会不急的。那时,上海贝尔的江湖老大地位如日中天,牛逼得不要不要的,任正非的华为还是通信行业的小弟,难以望其项背,只能暗地里羡慕嫉妒恨,当时,估计很少有人能预料到华为后来取得的成就,这是后话了。

等到纵横班这些学长们即将毕业,面临的将是一个无比尴尬的局面:好不容易读了几年专业,临毕业了才发现自己学的是个即将退出历史舞台的东东,够黑色幽默吧!这也充分证明了电信技术发展的日新月异,计划赶不上变化呢!也给学弟学妹们敲响了警钟:通信这碗饭没这么好混啊!这正如2017年的程控交换机的全线退网一样,所不同的是TDM退网在中国电信发展历史进程中是一个值得铭记的大事件,具有划时代的意义,纵横制和程控都是属于电路交换的范畴,不过是交换效率高低的区别,程控退网以后的电信网络都是属于分组交换的概念了,就像是用煤炭发电和用核能发电区别这么大。IP包交换和光传输将联手组成黑风双煞,横行天下,纵横江湖,挡我者死。    

正因为这种不同寻常的意义,在程控交换机退网的时刻,很多的电信人感慨万千,五味杂陈:有缅怀,有感激,有留恋,有祝福,更多的是希望。当程控机架下电的瞬间,我的眼前不再有熟悉的各种信号灯的眨眼,不再有熟悉的机架的呼吸声,我感受到它身体的渐渐冷去,它真的变成了一堆没有生命的金属,那熟悉的电信蓝似乎一下子黯然了很多。“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多么贴切而又是那么残酷!

在校期间,发生了一件现在看来司空见惯、在当时而言举国震惊的通信行业大事件——1994年中国联通正式成立,吹响了打破垄断、分拆重组的号角,由此开启了中国电信业分分合合之路。据说在校老师也有跳槽过去的,因为这是我看到老师们课余之间最热门的两大谈资之一,另一个是资本市场的股票认购证。

流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四年时光很快,骊歌声起,道个珍重,彼此各奔前程,那时毕业流向不外乎几个:市话局、长途局、郊区局、设备厂、国脉公司、数据图像公司等。我们这代人可以说是比较特殊的,几乎见证了电信发展历程中的所有重大变革。

进入郊区局后,正赶上交换机程控化大干快上的火热氛围,每个机房都是一片工地的景象,各种机架,各种板卡,各种信号电缆让人看得目不暇接,一副高大上的桀骜不驯的样子,心里想着可能要一辈子和这个家伙打交道吗?心里既惶恐又忐忑,唯恐不能很好与之和谐相处,不得不说,当时的想法好傻好天真。

工作没几年,邮电一家亲其乐融融的局面被打破了,1998年信息产业部实施邮政电信分营,国脉寻呼剥离。刚分营是不适应的,好端端的一家人被强制另立户口、另起炉灶了,日子过久了,对邮政居然有种“从此萧郎是路人”的感觉,看来距离固然产生美,但的确会破坏感情哈!

剧情大幕没落下多久,后面的戏迫不及待开演了——1999年中国网通成立,它向波澜微起的湖面又搅动了几下,这为日后中国电信按地域南北分治的拆分运营埋下了一个大大的伏笔。这不算是剧情的高潮,对中国电信伤害最大,影响最深的无疑是2000年的移动资产剥离后单独成立中国移动通信集团公司。从日后的发展轨迹来看,中国移动的优质资产,轻量负担,政策扶持都为移动的持续高速发展奠定了良好的客观基础和条件。更为重要的是随着经济高速发展,人们对于移动通信的需求与日俱增,这是历史发展的必然趋势,它是赶上了好时候好机遇啊!由此中国移动一举奠定中国通信运营商的老大地位,N年内将很难被取代,作为中国电信的员工,自然心有不甘然又徒呼奈何,唯有用心做好服务,成功转型,力争超越!

改革开放的四十年,也是通信发展取得丰硕果实的四十年,作为基层通信战线的一个员工,有幸与之携手二十多载,见证了她的潮涨潮落,浮浮沉沉的黄金岁月。现在我们又站在了改革转型的路口,大数据、物联网、云计算三驾马车所向披靡,城头变幻大王旗,各领风骚若干年。何去何从?套用句烂大街的话:要生存下去,唯一不变的就是变,而且是主动求变。期待通信行业迎来一个璀璨的明天,不负时代使命,不负青春韶华,努力吧,通信汪们!


谨以此文献给把青春和热情挥洒在通信热土的人


        (撰文:崇明局维护中心  周德超)




Copyright © 湖北电线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