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电线价格联盟

香港犹太电王的“世纪之约”

一波说2019-01-10 05:30:51


小平的“世纪之约”


1985年1月19日上午10点35分,北京人民大会堂福建厅,邓小平笑容满面,亲切会见了香港中华电力罗兰士·嘉道理勋爵一行。会面时,两位老人的手紧紧握在一起,双方言谈甚欢。

此前一天,与中华电力公司合作的广东核电站项目隆重举行了合营签字仪式。该项目采用“借贷建设、售电还钱、合资经营”运作模式,我国核电事业的历史,自此翻开新的一页。

邓小平高兴地说:“这个项目的意义,不仅是最大的合作项目,而且对香港的繁荣和稳定,以及增加香港人的信心起重要作用。”

当场,邓小平兴致勃勃地与罗兰士·嘉道理约定,“再过七年,你93岁,我87岁,开一个庆祝会,用这个合作项目作为我们对外开放的典范。昨天签订协议就已经开始了,让我们共同努力。”这就是后来被人们广泛传颂的“世纪之约”

1993年8月94岁罗兰士·嘉道理去世;此前一天,他还和他的中电高层开会。“世纪之约”虽因嘉道理勋爵去世而未能成行,但邓小平那番具有深远历史意义的讲话,是中国核电发展史上的辉煌篇章,也是嘉道理家族的至上荣耀。

 

邓小平会见罗兰士·嘉道理

今天,距广东大亚湾核电站一号机组并网发电成功,已经23周年了,它缔造了深圳和香港九龙新界一个个璀璨之夜。要知道,上世纪80年代初,改革大潮已经在广东涌动,但广东的经济却不像现在是全国老大,当时在全国仅居中下游水平,最大的发展瓶颈之一就是能源短缺,电力紧张。那时,工厂经常每周开四天停三天。邓小平要求“杀出一条血路来”,电力是经济发展的先行官,从哪里下手解决?

在上世纪70年代,香港刚刚经历过一场世界石油危机的冲击,占香港地区发电量70%的香港中华电力公司对此感受尤深。作为中电掌门人,很早就向内地提出发展核电,但由于当时政治环境,没有下文。1978年年底,邓小平对外宣布中国已决定向法国购买两座核电站设备。原先,两套法国核电设备是准备在江苏江阴建设的,可第二年3月28日,美国发生了震惊世界的三里岛核电站事故,“苏南核电站”最终偃旗息鼓。

江苏停摆,广东人却并没有放弃。后来,他们接触到美国核电建设专家林杰克,这位林杰克可不简单,二次到广东来,就有为缺电而寝食难安的广东官员出了一个好主意!

原来,当时是一个百废待兴的年代。我国在八十年代初期一年的外贸总额也就仅200亿美元多一点点,国家外汇储备多少?不到40亿美元。要发展核电,中国当时无论是经验、技术都不具备,引进是最佳路径,可兴建核电站,那可是要花一大笔钱,尤其是外汇本来就“囊中羞涩”。 林杰克当时对广东官员说,你这边缺电,香港那边也是非常不足,你可以找香港那边借贷,等电站建成发电后,把部分电量卖给香港,再来偿还贷款呀!

林杰克一席话,令广东“茅塞顿开”,他们马上想起一个人,找嘉道理先生,1975年他到广东访问,就提出要合作核电。

在国家支持下,1980年底,当时负责主管工业和经济的王全国副省长,与中电董事长嘉道理在广州签署了《在广东省合营核电站可行性研究联合报告》

可研报告呈上去后,引发很大争议,审查也是“一波多折”。 

原来,嘉道理和广东核电站项目合作迈的步子太大了,比如合资经营、技术引进、外资借贷、负债运行、电力出口等,当时在国内都没有先例,因此在国内各部委引发了激烈争论。

国家计委这边,有一位领导说,合营核电站问题很不简单,港方条件苛刻,只出4%投资,借90%外资要由中国银行担保,而投产后15年内取得这个电站发电量的60%至70%,这样我们太吃亏了。

时任国务院副总理、国防科委主任张爱萍在听取专家意见后表示,核潜艇和高通量堆都已搞出来了,我们自己已有相当的技术力量和一定经验,还是应立足于自己更可靠些。

争议这么大,那就开会吧!1981年5月至6月,国务院召集11部委共284位领导、专家对报告进行审查。审查会足足开了29天,还是没能通过,最大分歧是经济测算。据说1982年4月,国务院总理的办公桌上,短短一周内收到两份截然不同的报告。两份报告都说同一件事,但方向完全相反。

4月19日,国家计委向国务院呈文说,广东核电站可能存在诸多问题,建议在“六五”计划期间以不上马为好。相隔不到一周,4月24日,水电部也向国务院呈文,认为广东合资建核电站方案合理,建议“六五”期间动工建设。后来,国务院召开常务会议,第三次讨论广东核电站问题并明确下来要搞。

当时明确这么一点,广东发展核电的条件最有利,这是无本生意,自己没有投多少资,还可以卖电偿还贷款,比借外资搞其他项目,风险算是小的。如果“六五”不搞,香港是不会等我们的。这个机会一失,10年之内不要想再搞了。

大亚湾核电站“三大合同”签字仪式

历经风雨并没有迎来彩虹,而是一场更大的风暴。由于核电站选址在大亚湾,离香港九龙也就40多公里。前苏联1986年切尔诺贝利核电站事故震惊了世界,“恐核”情绪也波及到香港,而当时正是中英法之间三大合同准备草签的时候。

在香港反核风波事态紧急之刻,邓小平二次下指示:“建核电站不能改变。”当年10月,大亚湾核电站“三大合同”签字生效。历经七年漫长等待,嘉道理终于看到全面正式开工的一天!风起大亚湾的“世纪之约”前奏曲,不简单呀!

嘉道理家族,这个富过了三代的“香港电王”,目前 坐拥大亚湾核电站25%股权。为了践行“世纪之约”, 大亚湾核电站这个建设项目,一直受到小平的关怀,也是罗兰士·嘉道理临终前最为关心的一个项目。

罗兰士去世后,米高·嘉道理是第三代掌门人。中国,是嘉道理这个犹太裔家族实实在在的故乡,一个多世纪后,他们仍然怀有深深的家族中国情结。

“我们的家族可以说源自內地,我们对中国有着深厚感情。”这是嘉道理家族现在的掌舵人米高,经常说的一句话。米高·嘉道理不仅会说一口流利的广东话,他的家族指挥中心圣佐冶大厦,从电梯大堂到他的办公室,所有布置都有浓郁的中国特色,似乎要告诉所有的来访者:这里是我的家!

百年风云的犹太电王


一百年来,在香港,以维多利亚港为界,传统“富人区”,港岛的电力由港灯公司提供,公司目前已变更为李嘉诚旗下的电能实业。而相对偏僻落后的九龙和新界,则是嘉道理家族控股的中华电力地盘。

嘉道理家族企业中,除上一篇提及的酒店,电力也是主要板块。家族的第二代掌舵人罗兰士·嘉道理,18岁就进入中电公司,一直工作到94岁高龄去世。他统帅中电的数十年中,每天生活均以“中电”为核心,从早上8点半干到晚上6点,年过90也风雨不改。即便是周末,他最爱的娱乐节目,不是到自己家族的半岛酒店玩乐,而是午饭后巡视电厂。

罗兰士身上,除了勤奋,还有节俭。自己发电却舍不得用电,家里只开需要的电灯,绝不轻易浪费。他家的厨师说,老人家虽身为港岛顶级富豪,却连石斑鱼都不让买,坐飞机都是要买经济舱。

目前,中电市值有800多亿港元,电力服务覆盖全港八成人口,电缆总长度逾1万公里。说一桩少为人知的小故事,有助于了解香港电王的一段历史。

过去是未来的基础,为了传承家业和历史,嘉道理家族在圣佐冶大厦做了一个“香港社会发展回顾项目”,通过有见的家族业务记录档案,来研究香港社会发展和本地历史。这个项目,有丰富的嘉道理家族藏件,光文件档案就有150米厚,照片8000多张,还有1000幅地图和图则,270段原声影片和声带。

此中,500多段口述历史访谈录像片,目前是香港最大的口述历史系列,非常珍贵。香港有位女大学生,看完一段口述片后,泪流满面。

50年代,很多出身寒微的香港人,住的是居住环境差的木屋区。由于贫穷,木屋区很多人用不起电。

有一天,一位中电工程师拿着电剪,准备剪一片木屋区居民的电线。因为非法偷用电,他们是暗地里请黑社会牵电线接驳电力的。工程师在电线杆下呆了很久,心里很为难。他深知贫困大众的艰难,今天“咔嚓”一剪,他们还得再请黑社会驳回电线。

听了这段口述,可以想象当时香港偏僻的地方,是多么需要都有光明呀!

投资电力,还得说艾利•嘉道理,他那犹太人独到的冒险眼光。他是罗兰士·嘉道理的伯伯,也是嘉道理家族第一代掌门人。

港人用电,始于1890年港灯公司,也就是李嘉诚电能实业的前身。由于当时电价非常昂贵,即使生意已经做得风生水起的艾利•嘉道理,都舍不得在家里装电灯,但他为电的神奇惊叹和着迷。他暗暗发誓,一定要开办一家自己的电厂,将来社会发展,电力一定是一个潜力巨大的行业。

十多年后的1908年,艾利实现梦想的机会来了!

当时,香港中华电力公司决定转让一部分股票,创始人罗伯特•西温又是艾利的好朋友,结果,艾利就以当时最优惠的价格,获得了那部分股权。此后几年,艾利不断增加投资,终于在1918年获得了公司的控股权。二战爆发前,中电公司已成为香港数一数二的大企业。

罗兰士·嘉道理生于1899年,在上海和英国读书,19岁回国后就进入中电董事会。1944年,终生未娶的艾利•嘉道理去世后,罗兰士和他的弟弟继承了家业。由于弟弟对农业比较兴趣,事实上就由哥哥掌舵。二战后,在他的主持下,半岛酒店装修一新,业务不断发展,而中电公司也迅速重建。

1964年,罗兰士的中电公司与美国标准石油公司合作成立“半岛电力”,他们占4成股份并负责销售。到20世纪70年代,中电在全港耗电量份额已经有七成多。80年代,他们又和另一家美资公司合作,投资了一家200亿港元电厂,业务和资产更是迅猛扩大。罗兰士很有战略眼光,早在1975年访问内地时,主动提出向广东省供电,并建议研究兴建核电,这才有与邓小平的“世纪之约”。

如今中电,在第三代掌门人米高·嘉道理领导下,服务覆盖香港八成居民,并在中国大陆、中国台湾、东南亚、印度、澳洲等地区提供电力服务。嘉道理两代人接力,续写“香港电王”的百年传奇!

今日的嘉道理家族,除中电控股外,还拥有香港直升机服务公司,并依托香港上海大酒店这家上市公司,在全球拥有多家半岛酒店,并逐步涉及金融、地产、贸易等业务。米高·嘉道理担任中电控股、香港上海大酒店等董事局主席外,还是李嘉诚的和记黄埔的独立非执行董事。



推荐阅读:

  • 发明首付、公摊和楼书,论老板格局我只服他

  • 93岁首富传奇:谁言重男轻女?

  • 杨一波|时间是传承最好的证人


THE END一波说

本公号文章版权归“一波说”所有

转载请注明出处:微信公众号“一波说”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看本期“一波说”精彩节目视频,也欢迎评论、点赞!

Copyright © 湖北电线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