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电线价格联盟

《我们远航赤道》第三章 [ 赤道待命 ] 之12月23日 作者:江宛柳

华野九纵后代之家2018-11-07 15:35:45

12月23日  星期一  晴

半生都在“东进”的老测控


        船又开始缓缓航行,在规定区域内转圈,为的是测试的稳定性。

        全天跟着基地和船上的技术领导们到特装各部门进行“万无一失大抽查”。各部门每个中队和各机房设备操作人员都要详细汇报这一阶段的准备情况,包括技术练兵、设备维护检修等。

        领导们都相当严厉,检查一丝不苟,每一个细节都不放过。尤其是基地技术部科技处姜处长,不断提一些很深的几近刁钻的问题,有的小伙子当场被问住。在测量部门180机房,姜处长问总控制台的一个小伙子定轨距离和3个数据,这应该是必须熟悉的,但有一个数据小伙子支吾了一会儿没回答上来,姜处长一脸怒气地说:“你立刻回去好好背下来!明天我还要检查!”

        姜处长在技术要求上的严格是基地出名的,任何一点技术准备上的漏洞都别想从他眼前滑过。他有个很响亮的名字:姜希望,于是船上叫响了一句歇后语:姜处长上船——有希望。

        比起姜处长,基地组织处陈处长此刻的工作要轻松得多。中午和他一起站在舷栏边看运动会的气枪打靶,他讲了件很有趣的事:在一次任务中,船上的一个小伙子心血来潮往海里放了个装着纸条的瓶子,后来这瓶子还真的被一个澳大利亚姑娘拾到了,她很快给这小伙子写来了热情的信。这可真是个美丽浪漫的故事,可惜没了下文。陈处长说这小伙子的行为违背保密规定,基地批评了他,他没有给姑娘回信,从此也再没人往海里漂过瓶子。

        这没有结局的故事让人生出几分遗憾。小伙子是谁呢?陈处长没说。也说不定早就离开“远望”号了。他是个军人,为了国家的利益,他没有把这个开了头的美丽故事编写下去。就像多少远望人那样,他们都明白小故事要服从大故事,他们的情感之海因容得下各种故事而变得宽广。不过,这故事就像一朵美丽的浪花会一生留在他的心海中。

        晚饭后全区大合练,就好像大歌舞的正式彩排,一切酷似实战。

        北京时间下午2点50分,我们这里5点50分时,进入3小时准备。

        大家全部着白色工作服,立刻就有了临战气氛。指挥组成员、基地技术领导就位650中心指挥室,这里所有计算机屏幕上变换着各种数据图像,几个闭路电视监控显示屏幕可以看到全船各机房的工作状态:计控中心机房一排排计算机终端前小伙子们严阵以待;测量部门各机房人员也各就各位,185中队的主控机房里人最多,这是全船的关键部位,阵地最前沿,特装副长周要武在此一线指挥。技术部各位老总则分头坐镇各部门机房。

        这期间,我跟着185接收机房的王小了,到舱外甲板,爬到大天线下面高频舱去处理一个电缆接头。外面是漆黑的世界,月亮还没升上来,一天繁星格外清晰。天边有浓云,不时有大片的闪电划过,照亮了大半个海空。

        高频舱对面的平台上,718经纬仪圆形天顶也打开了,光姿部门的小伙子们正转动巨大的天文望远镜看星,为测定船姿船位数据提供条件。

        T0开始后,从扩音器里传来卫星发射后各测控点的跟踪报告,“西昌”、“华山”、“黄河”??从陆上到海上,从“向阳红”10号到“远望”l号,到20分钟后我们2号船,各测量系统相继发现目标,一路跟踪正常。事实上没有真的目标,全部程序都是根据理论弹道和时间演习,所以感受不到紧张气氛,甚至185精力旺盛的家伙们还很有闲心地彼此交流眼神,传递微笑。

        老总之中坐镇185的是基地技术部高工孙东进。年届知天命的老孙胖胖的,戴副眼镜,神态平易,风度持重。他去年才调来远望基地,这是第一次参加远洋测控任务。这几天大战在即,我有机会更多地和他接触,才发现这是个不可小视的人物。

        从“东进”这个名字,就不难弄清他的出身:新四军东进那年他生在革命队伍里,这也许就注定了他此生与军旅的缘分。中学毕业,他考入了当时与著名的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齐名的西安军事电讯工程学院。信息论专业攻读4载,1966年他满怀报效祖国的一腔热血迎接毕业时,不幸赶上了“文化大革命”。先是学校转交地方,脱了军装,后是组织瘫痪不管分配。前途茫茫之中,孙东进有一个念头十分坚定:再穿军装。当时地处大西北荒凉戈壁上的国防科工委酒泉基地来要3个人,想去的就自愿填报,全校只有孙东进一个毫不犹豫地填报了酒泉。重入军旅的第一年,他在大戈壁上的警卫团锻炼,第二年,闽西卫星测控站组建,他从大西北的大戈壁跨越千山万水一下子被调到了祖国的东南沿海。

        当年闽西站的筹建,拉开了孙东进卫星测控生涯的序幕,那也是中国航天测控事业的幼年时期。他们借民房,住空军雷达站,搞基建、研制设备、培训人员,一切都是白手起家。几年的艰苦创业,闽西站从最初的6个人发展到100多人,旧设备更换成新设备,孙东进也从数传技师成长为技术上抓总体的副站长。这期间他参加过中国第一颗、第二颗通信卫星的跟踪测控,全站两次立集体二等功,作为任务副指挥长的他本人也立了两个二等功。

        孙东进说,抓第一颗通信卫星是他第一次参加和指挥测控,本来就有着特殊的意义,而偏偏这第一颗卫星就遇上了意外,那次的故事至今想起来还让他心情激动难平。那是1984年1月29日,卫星从西昌发射后,火箭三级二次点火不正常,燃料跟不上,速度上不去,卫星没有进入原定的轨道,成了一颗故障星。按西安测控中心指示,在卫星绕地球第11圈时闽西站要抓住跟上,把卫星“救活”,然而出了轨道的卫星不知漫游到了哪里,所有测控雷达倾尽全力扫遍天空一无所获,人们开始泄气了,依现有的设备和技术已经无能为力,大家纷纷撤出机房回家吃饭,就连西安测控中心的专家们也都陆续退出了指挥所。而孙东进却固执地不肯认输,他认定这颗星应该还在雷达的扫描范围之内,我们的潜力还可以挖掘,我们不能放弃最后的一搏。于是他饭也不吃,坐镇指挥室,手拿话筒指挥雷达控制系统,连续发布“方位”、“俯仰”数据的命令。那真是大海捞针,茫茫太空,这颗宝贝卫星究竟溜到哪儿去了?大家已经万分疲惫之时,就见屏幕上雷达波扫过之处,突然一个清晰的亮点一闪,卫星!抓到啦!消息传到西安,已经撤出指挥所的专家们听说闽西跟上了卫星,都一齐归位,高兴得热烈拥抱。科工委张爱萍主任亲自给闽西打来电话,说:“谢谢你们,你们抢救了这颗卫星!”后来,全国人民从电视上看到张爱萍主任笑呵呵地给远在新疆的王恩茂书记打电话说:“咱们国家的通信卫星可以打电话啦!”当时坐在电视机前的孙东进只觉得心头热热的。

        第二颗通信卫星上天后,孙东进被调到国防科工委北京指挥学院,先后领导“航天试验指挥”专业本科和“军事航天试验指挥”研究生学科的创建,研究设置该学科教材与课程,同时领导了航天试验模拟指挥系统的研制。孙东进作为“雷达航天测控系统”的导师,带出了该学科第一批研究生。之后,他被远望基地三顾茅庐要了来。

        我对老孙说:“你父亲当年给你起这个名字,真是充满了预见性,你从大西北东进到了东南沿海的闽西,如今又东进到了太平洋赤道上,你这半生都在东进东进。”

        老孙笑着说:“和咱们国家的航天测控事业一起东进。”

        讲起中国的航天测控事业,老孙是可以骄傲的,然而与这骄傲同在的,是他女儿为此所付出的代价。说到女儿,老孙神态就有些黯然。老孙就一个独生女小虹,那是他们夫妻的掌上明珠,4岁时跟着老孙夫妇进了闽西的深山。测控站离县城3公里,小虹上了一年县城的幼儿园,后来就上了生产大队办的小学,教室是土坯房,教师是小学水平,直到小虹上了县高中,高中的教师竟还是初中学历。小虹天生聪明,又拥有一双高智商高学历的父母,父亲是研究生导师,母亲是北师大毕业的大学教员,如此的家庭优势小虹本该进名牌大学无疑,但那时正好是父母最忙的时期。中国航天测控事业在起步,一系列的通信卫星要上,站上要进大量新设备,作为技术股股长的父亲长期在外搞设备学习、设备试验联调,回到家也是一头扎在站里,分身无术;母亲所任教的农学院来去要乘汽车换火车,一个星期才能回家一次,小虹就只好交给大字不识的外公外婆来带。结果可怜的女儿总是处在知识的荒芜地带,又跟着父母打游击般辗转更换过七八所小学中学,课业学得七零八落,最终没考上高中,她母亲急得哭肿了眼睛,托关系求人才进了一所职高学习财会。如今小虹职高毕业了,分在部队驻地的压敏胶厂当会计。让父亲欣慰的是,女儿不甘心就此错过高等教育,自己又报名函授攻读成人大专。

        说起女儿,老孙一脸的歉疚,但女儿毕竟是长大了,这又给老孙带来了更多的温暖。老孙说:“我们的独生女儿特别能干,家里来了客人,买菜做饭全是她,她能做一桌子好菜。她上下班骑车20分钟,还要学习,她妈妈不在家,做饭洗衣她都包了,不让我插手。”当然,假如小虹如今正在读北大、清华,那老孙又会是一种什么心情呢?

        也许在我们的国防科研战线上,老孙这一代同他一样献了终身献子孙的人是太多了。就在这船上这般命运的也不只是老孙一个。但老孙的故事还是深深感动着我。正是无数老孙们的故事将中国的一颗又一颗卫星送上天的。

        说起他的这半生,老孙很平静地甚至挺快乐地说:“我们不感到遗憾,选择和从事这一事业也一点不觉后悔。当然孩子没上大学有一点可惜,但人的一辈子不可能十全十美。我们参加了国家级的大型航天试验任务,人一辈子能参加几次?我这辈子不图职位不图享受,能为国家做点工作就很满足了。”

看着老孙那一闪一闪的镜片,我觉得他是那样可亲可敬。


(未完待续)


[来源]华野九纵后代之家网站

网址:amyget.com


网站手机版登陆二维码


本公众号投稿邮箱:

1658478956@qq.com

本刊接受原创稿件


Copyright © 湖北电线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