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电线价格联盟

【围观】这些人获得了今年的年度大奖,你认识吗?(附:获奖作品)

TC生活频道2018-11-11 13:27:41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


    12月24日,由市美丽乡村办主办、市广电台承办的“美丽乡村杯”摄影、征文大赛举行颁奖仪式。

    “美丽乡村杯”摄影大赛于今年3月15日正式开赛,活动期间,得到广大摄影爱好者热情参与,共有30多名作者的近80件作品参赛。经过两轮的月赛和最后的总决赛,共决出金奖一名,银奖两名,铜奖三名。同时,参赛作品通过“天广传媒微信公众号”和网络媒体进行全方位展示后,引起了网友的热情关注,通过“天广传媒微信公众号”的投票,最终,大赛还决出了最佳人气奖三名。

    同样,于4月20日至7月20日进行的“美丽乡村杯”征文大赛,吸引了国内众多文学爱好者积极参与,大赛共有28位作者的70余件作品参赛,特别是一些天长籍在外工作的游子,他们感慨家乡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的同时,用文章抒发对家乡的眷恋之情。经过多轮角逐,比赛决出一等奖一名、二等奖两名、三等奖三名、优秀奖若干名。

    在颁奖仪式上,主办方组织部分主持人、播音员对《秋日高邮湖汊河街遐思》、《美好长山行》、《晚游桑园新村》等优秀作品进行了现场展示。

  “美丽乡村杯”摄影大赛获奖作品

金奖

银奖

铜奖

“美丽乡村杯”征文大赛获奖作品

一等奖

马汊河一瞥

文/徐祥龙

    如果说,万寿镇是天长东北一块玉的话;那么,汊河村就是镶嵌在玉里的一颗珍珠。随着美丽乡村建设的加快,这颗珍珠洗尽铅华,熠熠生辉,闻名遐迩。这不,清明节后一个小雨初歇的下午,我们一行人驱车走进安徽省传统村落、安徽省美丽乡村示范村——万寿镇汊河村。

汊河村距天长市区十五公里,交通便利。当地人习惯称汊河为马汊河。虽然一字之差,据说却跟“初唐四杰”之一的大诗人骆宾王的命运息息相关。他写出了人人吟唱的千古名句“白毛浮绿水,红掌拨清波”,更写出了千古名篇《代李敬业讨武曌檄》。“一抔之土未干,六尺之孤何托?”惊天之问,令被讨伐对象武则天反思:“有如此才,而使之沦落不偶,宰相之过也!”而文中诸如“班声动而北风起,剑气冲而南斗平。喑呜则山岳崩颓,叱吒则风云变色”的妙语佳句,至今读来,仍令人血脉喷张,慷慨激昂。怎奈书生意气,不谙官场之多变,年逾花甲,白发盈头,仍要时时躲避武则天的追捕,亡命天涯,终不幸连人带马溺亡于汊河的河网之中。大概这就是马汊河这个地名的由来了。

    大诗人长眠与此,也滋养了此地的文气。汊河村所在的万寿镇有“博士之乡”的美称,平均每500人就产生一名博士。汊河村的王在龙和王玉凤兄妹,先后成为博士。一门双博士,名震乡里。“从来游子意,总断故人肠。浪说春秋约,空怀云水乡”,这是山东大学教授郑训佐先生对故乡的深情。“驱车再至黄花地,翻出书声润土肥”。这是当代诗人姜培忠先生返回故里时的喜悦。此次走进汊河村,恰巧也是清明节后的油菜花黄时。那天下午,春雨初歇,空气如洗,我们结伴漫步汊河村的沥青村道上,感觉养目沁心、神清气爽,文雅之风拂面。这文雅之风来自“兰芬做客,瘦梅藏身”(来自王建华先生的词句),是因为状元戴兰芬、晚清著名小说家宣鼎,还因为隔湖相望的中国最后一位纯粹文人汪曾祺。

    因为顺便来访,时间仓促,加之天色将晚,古老的北胜寺已大门紧闭;新建的骆宾王祠大门倒是开着,可以进入,但正房的门也锁了,无缘饱览水墨传承书画展,只见院中一棵老树上挂满了祈福的红丝带;院外右侧有古井一口,旁边碑文上称此为“湖西第一井”,距今已近千年,相传乾隆下江南时喝的神仙汤,就取用的此井水;院前有一方池塘,不大,池中睡莲叶正圆,偶见鱼跃水面、岸边吐丝垂柳、怒放迎春、烂漫油菜、嫣红桃花借倒影水中,临路一侧有条石铺叠的水码头,有年轻的村姑正在提篮低头洗菜,马尾发辫跳跃生姿。还有飞鸟掠过水面荡起串串涟漪,勾人遐思,引得同行者纷纷取景拍照。

    “高邮湖畔,甓社当年星斗焕。马汊河边,一梦经年几变迁。”这是天长作家包立欣的词句。到汊河,不能不看高邮湖。我们又驱车沿着沥青村路上高邮湖大堤,下大堤临水而立,只见高邮湖茫茫望不到边,有白鹭数只翔飞水面,岸边一棵绿树葳蕤可爱,旁边大型风能发电机高高站立,叶片巨大,嗡嗡有声;沿着河堤的防浪树一般大小高矮绿成林带,十分养眼。堤内有水牛静卧,有八哥站立牛背悠闲自得。

    从高邮湖大堤返回汊河村,路上有鸡鸭过路,旁边有徽派民居翠竹掩映,小桥流水人家。我们在“汀溪潺渺”前读诗文(马汊河也叫汀溪渡口),在玩珠亭上看外婆桥那头青瓦白墙农家(那又是谁的外婆家呢),情不自禁地想起自己的外婆,心里暖暖的怀念。因为还有其它事情,我们只能在孝节牌坊前放眼汊河老街,依依不舍地作别。期盼下次有机会漫步老街,抚摸岁月的悠远沧桑。回城后,我感触良多,作诗一首,题为《水做的汊河》。特录于此,贻笑大方——

    你是水做的村庄/我在汀溪码头眺望高邮湖的海市蜃楼/你是画里的村庄/我小雨初歇时饱览故乡的清明上河图/你是生态的村庄/我在小桥流水马头墙、炊烟青瓦油菜香中吮吸人间烟火的芬芳/你是历史的村庄/我在贞节牌坊、骆宾王祠、北胜寺、明清老街上品味岁月的醇香/你是现代的村庄/我在新农村建设、乡村文化旅游、经济生态发展、历史当下辉映里感受和谐的华章/你是理想的村庄/我在精巧的构思、巨大的风能鼓舞下想到年轻的干部队伍朝气蓬勃的模样/你是百姓的村庄/我在微笑的乡邻、水墨的村庄、飞鸟的家园、牛羊的悠闲中看到把酒话桑麻的洒脱/你是迷人的村庄/我在喷薄的朝霞、潋滟的夕阳、牧童的短笛、远航的渔歌、悠长的梵钟、齐飞的白鹭、诗意的篇章里看到新农村新景象/你就是汊河/可爱的村庄、迷人的地方。

                                      2017年4月8日


二等奖

金王庄

作者:王晓兰

    又回金王庄,远远看到一堆采摘下来的农家小菜旁边,坐着我的老母亲。说是金王庄,其实并不准确,准确地说,应该是金王庄的老村,这里是母亲的主要活动区域,我的哥哥姐姐们则居住在两公里外金王庄的新村。

    “这是韭菜,这是生菜,这是黄瓜、土豆、四季豆……这么多的菜,都是给你的。”母亲一一道来。我晓得,她又会一遍遍地重申这些菜的妙处:没有化肥,没有农药,纯天然无公害……我晓得,她一遍又一遍地作如此强调,就是想诱我一次又一次地回来。我猜想,下一句她又会说:“你殿育大哥家的猪场粪肥得很。”

    这一回,母亲并没有这样说。“肥料是我捡的鸡屎。”我那时正在吃粽子,老实说,差一点儿被噎着。“开什么玩笑,捡鸡屎?那是我们小时候才干的活,还是被你逼的,现在不是有猪粪的嘛?”

“你不晓得,鸡屎比猪粪肥多了,捡起来又轻巧。”母亲笑着说。

    “一大早起床,先在村子里走一圈,活动活动身体,你说多好。”听闻此言,我没再吭声。脑海中闪出一幅图来:一粒一粒的鸡屎分散在金王庄的各个地方,年近古稀、身体依然灵活的母亲踱着小碎步,挨个将其收入框中。

    “下次来摘茼蒿给你,昨天你三姐刚来摘过,要再长几天才有。”新村没有菜地,我母亲种的菜不仅供应给我,也供应给哥哥姐姐们。

“我们都在啃老呢。”我嘿嘿一笑,母亲也笑。

    这些年来,政府一大拨一大拨海量红包飞给农民,农村土地承包、美丽乡村建设……不仅开辟了金王庄新村,也开启了新村的现代文明模式:路通、车通、网通、广播电视通……总之,和城里没区别啦。年轻的村民喜欢新村,都搬到了这里;年老的村民则坚守在老村,那里变成了老人们的天堂。

    新村的居民越来越多,老村的人只会越来越少,七零八落住在村的各处。老人们怕冷清,经常围在一起瞎唠叨,人少了,也有把那老村这几十年里已经分开了的亲朋故旧复活起来重新说一遍的。我八年前去世的父亲就是母亲时常挂在嘴边的话题,这八年,母亲从当初悲伤欲绝到心态逐渐平和。“他就在那里等着我呢。”母亲望着位于金王庄边陲的某个地方笑着说。那里长眠着我们金王庄的列祖列宗,那里长眠着我的父亲,那个曾经活到快活时会对母亲自称为老奴的人。金王庄的人,无论是老村里的老者,还是新村中不幸去世的年轻人,故去后,都会住到那个地方的小小房子里,亲人和邻居们还会在那里重遇。

    我母亲在老村一粒一粒捡鸡屎的时候,我住在金王庄新村小别墅里的三姐正在用手机一个字一个字地给她在外地上大学的闺女凤发微信,一边发,一边大嗓门将信息念给我三姐夫听,他们两个人很快活。

    我三姐三姐夫原本在城里开着一家大理石加工店铺,生意挺红火。村里通水泥路之后,夫妻俩一合计,反正现在的业务都是靠电话联系,不如将加工店铺搬到村公路边上,离家近,也降低开支,从此以后,再也不用风里来雨里去两处奔波啦。

我还记得,二十年前,我四处告贷在城里弄了个蜗居时,邀请三姐来家里做客。一通参观之后,三姐一言不发,坐在小书房里发呆。我进去看时,她满脸泪水。

    “咋了?咋了?”我紧张地问。

    “我就想要你这样的一间房,哪怕就这么小小的一间。白白的墙面,方方的地砖。”三姐说。

唉!二十年弹指一挥间。我和你之间的距离,并不是隔着的光阴。而是二十年后,你住进了新屋,我依然呆在旧居。

    我三姐现居住在金王庄新村的三层小别墅里,楼上楼下电灯电话,大电视、大空调加实木地板。阔得很!

    前些日子,我的微信上突然冒出一个通知,我被邀请加入到一个陌生的群。“叽叽咕咕一家人”,仔细看时,原来是我三姐弄的。

    “我们是一家人,我们要在一起叽叽咕咕。”我的天!真会玩!

我“恶心”她:“你一个小农民。拽什么拽?”

“农民咋了?信不信我用红包砸死你?”三姐发“狠”话。
“快点快点!求砸!”

    再然后,每当红包飘落的季节,必有一个身手矫捷的身影飘过。迅雷不及掩耳,多次位列红包快手榜榜首,这是我小学未毕业的二姐。伊的风格是,一言不发,领红包走人!

    “别抢了,我马上去你家串门,给十块钱不用找。”三姐开玩笑说。在金王庄新村,他们也是邻居。

    金王庄的故事说不完!这里有生老病死,这里有欢声笑语。这里有过去,这里有现在,这里也有未来。著名精神分析师西格蒙德·弗洛伊德关于文明有过一段论述。“文明是在生活要求的压力之下,以本能的满足为代价而创造的。”这句话用于金王庄真准。

    假如,你是一个路人,听了我的故事,激发起了好奇心,继而向我打探怎样去金王庄,我想我也会迷糊,因为我实在不知道你问的是新村,还是老村。这么多年来,我在老村和新村之间穿梭。我只知道,我喜欢我的穿梭!


美好长山行

作者:王海飚

    四季轮回,周而复始,又是一年春天到。周日,应朋友相约,前往做客。朋友家住我市汊涧镇长山村。乘着城乡公交,一路上美丽乡村画卷在我眼前铺展,揽纳于怀。春日的天空总是这样,色彩斑斓,路旁树木成排,公路干净整洁,屋舍错落有致,在朝阳印染下,如同被清洗过一般,显得格外整洁而清新。

    到了长山村口,朋友热情地迎接了我,我们顺着村村通公路向朋友家走去。

    一路上,树木绕路、依水、围田,木屋凉亭隐于林间,农居粉墙黛瓦,古朴端庄。

    “这和公园一样啊。”我羡慕地说。

“这得益于政府的美丽乡村建设工程。政府负担大头,帮助一些农民将旧房翻新整修成农家乐。前面那采摘园、苗圃园、垂钓塘都是农民工返乡所建,乡村和你们城里一样也有游玩的地方了,假日里来玩的人不少。”朋友笑道。

    不知不觉,我们来到村农民休闲广场,这儿大多是老人和孩子们,广场边是体育健身设施、农家书屋等。他们有的健身,有的看书,有的边做家务活边与小孩嬉戏。几位无人机爱好者放着无人机,从他们拍摄的景象中,你不得不为长山村的美丽而啧叹,能经得起航拍的乡村非常难得。暖阳照在清静整洁的广场上,呈现一派和谐、恬淡的“慢生活”景象。

    “现在农业劳动基本实现了机械化,解放出来的劳动力开始向产业工人转型,男的或外出打工,或在镇村企业上班,女的在家中为玩具厂加工玩具,人人有事做,个个有钱赚。”朋友仿佛看出我的疑问,向我解释说。

“那他们收入怎样啊?”

    “一年下来,农作物加打工收入,少说也有两万多,家家有冰箱、彩电等,摩托车、电瓶车也成了人们必备的代步工具,有的家庭还买了四个轮子的……”听着朋友自豪的介绍,真切地感受到农民勤劳致富、乡村适逢盛世。

    转眼到了公路尽头,朋友家显现在我们眼前。这是四合院式的建筑,四周树木环绕,门前河水清幽。狗儿跳,羊儿跑,鸡儿爽,猪儿忙……

“你家过的是小康生活啊。”我激动地说。

“如今党的政策好,惠农政策像一场又一场及时雨,接连不断。”朋友喜形于色地说,“政府不但不收粮款,种地的我们还拿上了种粮补贴;买化肥、种子甚至农业机械都有补贴;‘阳光工程’让农民掌握一技之长、知道如何维护自身基本权益;孩子上学免收学杂费;医疗卫生部门也改革了,服务多了,药价降了,不出远门也能看好病;农村集体‘股改’让我们有了‘获得感’和‘归属感’,开始关心、支持集体事务了……”

    “是啊,这些好政策的出台,让惠民落到实处,使老百姓真正共享改革开放的劳动成果啊。”

朋友的父亲接着说:“种粮有补贴拿,政府给我们发‘红包’,这是近年来的新鲜事,以前闻所未闻,几千年的皇粮国税都取消了,对我们农民的各种补贴一年比一年多,为什么啊?国家就是要我们农民休养生息,快快地富起来啊!我们的看病、养老也无忧了,真是活了还想活。”望着身板硬朗的老伯,我会心地笑着。

    中午吃着鲜美的农家饭,尤其是那菜园里现摘的蔬菜、母鸡刚下的鸡蛋、河水煮的河鱼……真是让我回味无穷。

    祥和的气息飘荡在空气里,化作阵阵暖融融的微风,撞到脸上像婴儿柔嫩的小手在轻轻地摩挲,让人微微觉得有些睡意。我们迈着闲散的步伐,走在幽静的马路上,鸟儿在树枝间飞来跳去,欢快歌唱;开满整树的花儿,扒开树叶肆意张望;间或花瓣飞落,似只只彩蝶齐舞飞扬。龙隐寺、金银山庄、忘归湖……美的事物最是感染人的,我的睡意早已无影无踪,身心已然融入这“养在深闺人未识”的“天然氧吧”。

    天色已晚,在婉拒了朋友的再三挽留后,我回返了。一路上,朋友的话依然萦绕耳际,想象着美丽乡村景象,屋舍俨然,鸡犬相闻,黄发垂髫,怡然自乐,民生财政光照“三农”,真是让我打心眼里羡慕和奢望乡村生活。我很快有了一个想法,节假日把乡村作为家庭、办公室之外首选“第三地”。

三等奖

极目村庄风景好  寻得桃源入人间

                  ——天长市“美丽乡村”建设侧记

作者:赵永昌

    行走在充满诗意的天长农村,满目是宽阔整洁的乡村大道、花木环绕的农家庭院、硕果累累的采摘园……一路轻车,一路惬意,处处彰显着“美丽乡村”建设带来的喜人变化。笔者走进汊涧长山、杨村光华、金集益民等“美丽乡村”建设示范村,走进村民的家里,面对面进行了采访。            小柏的“回马枪”

        汊涧镇长山村生态环境优美,集中居住点四周林海莽莽,水泽渺渺,山清水秀,是一处“养在深闺人未识”的旅游处女地和“天然氧吧”。身处闹市羡山色,蛰居画中美无奇。一直以来,开发长山,发展长山,让家留得住,把人吸引来,是一代又一代长山人的梦想。

        柏玉春,37岁,土生土长的长山人。长山日新月异的变化给他留下了深刻记忆,甚至影响了他的人生。

         “小时候山里就是烂泥石头路,到乡里上学,坑坑洼洼,几里路要走个把小时。由于偏僻,山里的日常生活用品都买不到,吃水就靠一口井,要供应十几户。”柏玉春侃侃而谈,“现在家家户户用上了优质自来水,连抽水马桶都装上了。”

          2012年,长山村被天长市政府确定为省级“美好乡村”建设示范点,市、镇、村、民投入人力物力,从S312道路边的入口标识到山下牌楼,进行了环境整治、绿化提升;对现有的民居区,通过“穿衣戴帽”,完善基础设施,统一整体建筑风格;利用现有水面,进行经济水生植物种植等,临水增设茶楼、文化长廊;在原有水域基础上,通过清淤、滤水,栽植水生植物,投入鱼苗,增设木栈道与垂钓台……项目于2012年10月开工建设,现已全部竣工,并对外开放。

        柏玉春在北京从事10年装修行业,越来越觉得生意难做,疲于奔命。当开发长山的呼声越来越高、家乡变化越来越大时,他回到了山里,开了林场第一家饭店——小柏农家乐。

         “特别是长山进行‘美好乡村’建设以来,饭店生意越来越好,平时一天至少有1000元的毛利润,节假日游客更多,最多达到二十多桌,主要是南京、扬州、上海等周边的旅游团,也有外国人。”幸福之情溢于言表。

        据了解,目前山里有4家农家乐和和1家三星级宾馆,因为山里无工业污染,蔬菜来自采摘园,甲鱼、长鱼是当地野生,山里养鸡,河里养鸭鹅,经济又实惠的农家菜颇受游客的青睐。

        一个昔日藏于深闺中的小山村,如今进行了华丽转身,实现了成功蝶变。

                        城里人的“围城外”

        栽好梧桐树,引来金凤凰。长青牧业集团、金银山庄等骨干生态企业相继落户于长山村。

        在阵阵花香中,笔者走进了山里的金银花种植基地。杨宁森,就是承包种植金银花的金银山庄老板,退休前在南京从事房地产生意,后被山清水秀、风光旖旎的长山吸引了过来。因为山上8000万年前留下的火山土,非常适合金银花的生长,2011年,杨宁森在中科院中草药研究所工作的同学徐长清的推荐下,在山里承包近300亩地,种起了金银花。

        经过3年的精心培育,金银山庄的金银花已经进入了丰产期,每年的5月到10月都可以出花。平均5斤鲜花可以烘焙出1斤干花,每斤干花市场价格是118元,每亩产值达5000元。由于游客多,干花不够卖。

        金银花种植基地的建立,让当地村民在家门口享受城里工人一样的待遇:每天工作8小时,人均月工资2000多元,还有忙假、闲假。

        “城里工人还羡慕我哩,工厂假期没有这里多,请假还要扣钱。”51岁的长山村村民郑金松和笔者攀谈起来。

         郑金松两年前在外搞室内装潢,虽说收入和现在差不多,但劳动强度大。他和老伴一起选择了到金银山庄上班,回家吃住,中午还能休息。他家里种了10亩地,每逢忙时或下雨、下雪,山庄放假,工资照发。目前,已有15名当地村民在金银山庄上班。

         在金集镇益民中心村农业观光采摘园里,笔者遇到正在给草莓喷药的村民赵宝玉。自从家里10几亩地流转到村新型农业专业合作社,他就在合作社工作,年收入近3万元。

           “少去了许多烦心事,不再被农田累住,也不再东奔西跑忙打工”,赵宝玉乐呵呵地说道,特别是他的87岁的老母亲因为老寒腿,常年需要人照顾。他说,以前住的地方,路不好走,猪圈脏、厕所臭、蚊子多,后来在花园式的益民中心村建了一栋别墅,自来水、有线电视、网线齐全。他妻子也就近在村里的一家玩具厂上班,收入和他相当。  

        通过营造环境、招商引资,几年功夫,益民村村民人均收入翻了几番。截至目前,该村产值超百万元以上企业19家,其中产值超千万元企业8家,各类企业年缴纳税金880余万元,农民专业合作社3家,其中全国示范社1家,已注册的家庭农场6家,全村5000多亩的耕地全部流转。

                        钟队长的“亏本经”

        杨村镇光华中心村村民钟其友,60岁出头,在村里承包了百10亩农田,闲时收废品,虽劳动强度大,但收入也还可观,农田收入加上收废品,一年收入有好几万。因为废品常年堆积在门前屋后,污染环境,给邻居们带来了不少麻烦,也影响了示范村的形象和美誉度,钟其友想转行却又犹豫不决。

         2013年秋,在外打拼致富的杨村镇光华村村民夏明龙回乡联合他人投资2500万元,流转了村里1200亩的土地,建设现代农业示范园。借得好风利行船,钟其友毅然决然地选择了转行,关了废品站,流转出全部耕地,与农业示范园签了合同:月工资近三千,到月打卡发放。他还担任了农业示范园的小队长,队里有20个村民。示范园里共有12个小队,解决了村里200多人的就业,忙时劳动力不够,还得从便益、永丰等地调人。

        对于钟队长的“亏本”转行,许多村民不能理解,甚至有村民出主意,叫他跟政府吵点补贴。“政府花巨资给我们建设这么好的环境,我不能为了收废品一点钱来糟蹋它。”“我现在收入有保障,家庭能照顾,生活在小画一样的环境里,人生还图什么呢?”钟其友感慨地说道。

         天长市建成的美好乡村重点示范村产业特色明显。汊涧镇长山村有金银花种植、家禽养殖、休闲旅游等产业;金集镇井亭村内有汽配产业园、茶园、农家乐等;铜城镇铜北村全民创业氛围浓厚,仪表光电缆成为主导产业;杨村镇光华村苗木花卉、生猪养殖,拉丝、玩具加工、模具、玻璃刻花、箱包有20多户;金集镇益民村招商引资企业十几家,注册多家农民专业合作社和家庭农场;李坡村重点发展优质粮食生产、玩具等……

         产业的提升和发展,成了天长市“美好乡村”建设的强劲引擎。截至目前,全市2013年完成整治建设6个省级重点示范村,2014年完成建设10个中心示范村,2015年完成建设9个中心示范村,2016年完成7个中心示范村建设任务,2017年的5个中心示范村正在规划建设中……

        极目村庄风景好,寻得桃源入人间。辛勤的劳动换来丰硕的成果,长山村被中国生态文化协会授予“全国生态文化村”荣誉称号,龙岗村、汊河村被省人民政府授予“历史文化名村”,铜北村被批为“省级农民文化乐园试点村”,天长市被滁州市人民政府授予“美好乡村建设先进县(市)”,长山村、井亭村被滁州市授予“民俗风情村”……

        如今在天长,一幅“村美、民富、人旺”的和谐画卷在古老的千秋大地徐徐铺展开,“美好乡村”建设对农民生活面貌、生活方式的改变正在变成现实,天长市委、市政府团结带领广大干群统筹城乡发展,建设“美好乡村”,打造幸福家园,迈开了农村大变革的步伐,奏响了一曲城乡文明交相辉映的华彩乐章。

三笔清白账

作者:邱朝平

    这天上午,我的手机突然闯进一个陌生号码,一接听,是村支书打来的,要我抽空去一下村委会。

村支书给村民打电话,在以往是少有的事,我也还是第一次遇到。

    当时,我正在附近帮人盖房子,先是受宠若惊,后又有些紧张,于是就小心翼翼地问支书有什么事。支书说有几件事,电话里一时说不清楚,一定要我亲自去一趟。

    第二天天下雨,我抓住这个不能施工建房的空闲,忐忐忑忑来到了村委会。

    在村办公室,支书叫我坐下,还泡了一杯茶。随后支书坐在我对面,开口说:“叫你来主要有两件事。一是上个月你在山上挖水平带、种树的工钱,十九天,每天一百五,共计二千八百五十元。”说到这,支书拿出一张单子给我,“你看一下,如果没有错就签个字,好把工钱给你。”

    我说:“我早就算好了,是这个数,没有错。”

    支书说:“没错你就签字。”

    这时,在一旁的财务人员一边把钱递给我,一边说:“请你点一下数。”

    我数完钱,心情也放松了,笑眯眯地问支书:“书记,现在的钱怎么这样快?”

    的确,在过去,一年半载能拿到就算非常不错,拖欠三五年、打折扣甚至拿不到的都屡见不鲜。

支书说:“我们现在是专款专用,账目清楚,还要公榜接受监督;说的话也完全可以兑现,绝对不会像过去那样,说一套做一套。请你们放心,今后村里有什么事尽管来做,工钱一分不少,更不会拖欠。”

我心里一高兴,显得有些兴奋了,又问:“书记,还有第二件事呢?”

    没想到支书的脸顿时阴了下去,他眼盯着我:“上个星期二你烧田坎,在野外点了火是不是?”

我浑身一颤,慢慢低下头,声音也立刻细了下去:“你听谁说的?”

    “你不要管谁说的,究竟有没有这回事?”

    过了一会儿,我说:“是烧了一会儿,但很快就熄灭了。”

    支书听了,立刻站起身,拍了几下桌子,指着我生气地说:“我们宣传了哪么多,会产生什么后果你也完全知道。可你贪方便,抱着侥幸心理,不怕坐牢,还要那么做。我也没办法,有村民公约在那里摆着,当时制订时你也在场,你也同意签了字,现在只有按公约的规定处理,交二百元绿色基金,我们开个收据给你,等下再写份检查,贴到大门口去!”

    做完这些,已是十一点多钟。然而,正当我要回去时,支书又叫我到办公室:“今天耽误了你半天时间,你写张领条,按上面的政策可以领五十元误工补助。”

    我先是一愣,心想:现在真怪,误工还有补助,过去做了这么多义务工,饭都没有一餐吃。接着又对支书说:“书记,你不会加加减减算好来,给我一个总数就是了,这样签字写领条开收据也太复杂太麻烦了。”

    支书说:“一是一,二是二。小子,像你这样图省事,今后一定会出大问题。”

我摸了摸头,在那里傻乎乎地笑了起来。

深秀卧龙山

作者:吴正东

    现在的城里人都喜欢乡村游,到村里走走,看看村里的风景,瞧瞧村里的变化,体验回归大自然的那份恬淡和悠闲。要说去乡村游,最佳去处莫过于卧龙山了。

    卧龙山位于我市汊涧镇长山村,原名西釜山,相传是八仙之一——铁拐李与神仙打斗时遗落的铁锅,后因其山脉酷似卧龙,当地村民又叫它卧龙山。卧龙山常年苍树参天,郁郁葱葱,鸟鸣雀噪,山巅还建有寺庙,来参禅许愿的香客络绎不绝。山下建有农果园、忘归湖、星级宾馆、农家乐餐馆等。目前,卧龙山景点已经是天长地区集观光、娱乐、休闲为一体的综合乡村旅游风景区。 ­

    上卧龙山有两条路线可走。走东路,跨过“深秀长山”牌楼,顺着山脚蜿蜒小径直至山顶;走西路,则沿“龙隐山庄”石阶拾阶而上。东路与西路两条路线,最终在山顶龙隐寺山门前相接汇合。

走东路与走西路观赏的景点景色不同,各有看点和特色。通晓卧龙山地理环境的人一般多选择先走东路上山,到达龙隐寺,而后再西行顺石阶下山,沿途可以欣赏山间景色,又可俯瞰傍山而建的龙隐山庄壮观气派的全貌。 ­

    从东路上山,沿着游蛇般的小径,穿越茂密翠绿欲滴的乔木林,一路翻山越岭,时攀时息,人们可以轻松悠闲地观赏卧龙山的秀美山色。山间高耸云天的槐树、松树,虬枝错节伸张,似伸开的双双手臂,欢迎到访的游客。松针叶苍翠茂密,并散发着丝丝清淡的松香气息,沁人心脾。曲径道边野草葱绿遍地,而依山势卧躺着的奇形磐石随处可见,它们造型奇特,使人不得不惊叹大自然鬼斧神工的神奇。这些巨石的分布与周围的灌木、乔木相映相成,融为一体,构成天然的绿色风景带。

    午间的煦日温暖如水般清澈地洒在山间的乔木树冠上,恰似给它们抹上了一层油彩,使满树的叶子更加娇嫩鲜亮起来,刺激了人们的视力神经,让人倾心陶醉,流连清幽碧翠的这片山林,达到人与自然完美结合,一度忘却尘世间的纷扰。 ­

穿过绿色山林屏障,踏尽曲径,映入眼帘的就是龙隐寺。龙隐寺院落中建有龙隐寺前殿、大雄宝殿、龙王井、龙王庙、香客阁等仿古建筑。龙隐寺前殿、大雄宝殿翘檐画栋,彩绘艳丽庄重,殿内古色古香,轻烟袅袅,供有姿态各异彩塑金身的释迦牟尼、弥勒佛、观世音菩萨、金刚、罗汉像,佛光普照,佛音萦绕,如入仙境。

    龙隐寺院内的龙王井、龙王庙也非常有特色。龙王井、龙王庙坐落于大雄宝殿的西侧。龙王井井台是汉白玉栏杆雕琢,有假山、花草点缀,是小憩的好地方。龙王庙香火鼎盛,龙君神态酣然。来这里的游人香客多是疑惑不解,山巅之上居然会有清澈甘冽的不枯水井!卧龙山盛名四方,起先就是因为这口井的缘故。相传,其井是龙王太子避难修炼之所,故此井常年不干枯。每遇干旱,只要人们祈龙降雨,几乎是有求必应。人们为了酬谢龙王太子庇佑这一带风调雨顺,五谷丰收,才兴建了龙王庙永久供奉。

    龙王井的后面是观世音菩萨汉白玉像,是前两年新建的,据说在方圆五百公里是最大的一樽观世音菩萨像。这樽观世音菩萨像是三像背对背合立在圆形基座上,通体洁白如雪,身穿沙衣,面带微笑,纤纤玉指合胸而开,大有超度众生之态,吸引了更多的游人香客前来膜拜,龙隐寺的香火也越来越旺盛了。

    出了龙隐寺的寺门,向西顺石阶而下,即是下山的另一通道,又是俯瞰龙隐山庄建筑群最佳路线。龙隐山庄依山而矗,楼群错落有致,掩映在翠木绿松之中。庄园内,秀竹婆娑,花团锦簇,争芳斗艳,景色怡人。龙隐山庄装璜精美,设施齐全,服务上乘,是高档餐饮、娱乐、休闲度假中心,为一求远离喧嚣闹市的人们提供理想的休养场所。

顺着龙隐山庄东侧的水泥路漫步向前,便是下山的道了,它的终点与上山的起点恰好交连在一起,使山路条条相连相通,让游人香客自由选择上山、下山游玩的路线。山道弯曲而下,道旁皆是葱茏的树木,形成林荫小道,为游人遮挡了午后的阳光,使人在清凉宜人的氛围中结束游程。

    卧龙山与铁拐李、龙王太子两个神仙有着不解之缘。有道是,“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看来,小小的卧龙山还真应了上面的话了,也难怪它会闻名乡里,成为一处绝佳的游览休闲之地。

新闻热线:7788110

广告招商热线:7025422、7025438


©TC生活频道

长按下方二维码关注我们

记录生活点滴

关注百姓冷暖

天长广播电视台生活频道《天长民生杂志》每天播出时间:19:30、22:15,次日7:00、12:25。综合频道播出时间:20:30、22:40。《天长民生杂志》新闻热线:7788110(非工作时间拨打,请在听到语音提示后留言)


Copyright © 湖北电线价格联盟@2017